服务中心
 
 >  车主忍住,明天(19日)有重大利好

车主忍住,明天(19日)有重大利好

2020-09-18

 

      近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2020年9月19日起施行。届时,国内2.6亿车主将迎来政策释放的福利大礼包,而产业链各环节真是被“动了奶酪”,将面临大洗牌、大升级,大家财险车险部总经理李崇辉对此进行了解读。


                          

新政破解“费用驱动”难题

 

将中间费用让渡给消费者

 

交强险12.2万元的限额已有12年时间,但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死亡伤残补偿标准、医药费均已发生重大变化,12.2万的限额远远不能适应新形势需要,受害人难以得到交强险的有效覆盖。

商业险市场乱象根源是销售费用配置不理性,这一不理性又源自于产品定价看起来还留有空间。由此导致市场竞争手段单一,“费用驱动”已成大小公司共识,也是大小公司的通用做法。反之,在客户服务、客户体验上投入较少,大量的费用被中介拿走,消费者并未从中获益。

 

新政策扩大保险责任、降低保费支出、交强险限额提高至20万元,都是为了增强消费者体验、保护消费者权益,将保险公司的中间费用让渡给真正的消费者,而不再是各种类型的中介。

 

 

 

新政将考验行业

科技应用和产品创新能力

新政策除压缩中间费用、提高赔款占比、真正让利于广大的车险消费者外,还有两大特点。

一是引导科技赋能。鼓励保险公司从新业态(新能源、UBI、汽车延保等)、新渠道(网电销、尤其是网销)提升线上化率,科技在车险业务中的应用能力水平高低将拉大各公司之间的经营水平和经营成本差距。

二是考验产品创新能力。尽管行业示范条款仍然存在,但创新型条款的研发、报批、推广,势必会成为未来车险产品的大趋势,产品创新能力意味着市场先占能力。

 

险企送修能力强势加分

 

部分险企、中介或将退出市场

本次改革堪称2006年实施交强险以来最大一次车险改革,其影响远远大于此前的“商车费改”和陕青桂三省的“自主定价”改革。从行业来看,影响面广且深。

 

对保险公司而言,行业整体保费下降、增幅下降(甚至是负增长),大小险企均将受到冲击。车险营业额下降、成本率上升、现金流受损,将是大小财险公司共同面临的困境。不排除小部分公司因难承其重而选择局部或阶段性退出车险市场。

对汽车经销商而言,一方面,车险整体保费下滑,经销商通过销售保险获取的中介费相应减少;另一方面,车险赔付率上升,保险公司能给予经销商的中介费用比例也将下降。为维持利润平衡,汽车销售商势必将利润预期转向汽车“送修”环节,“送修”资源多且送修资源整合能力强的保险公司,势必会得到经销商的青睐。

对于中介行业而言,更是面临严峻洗礼。大浪淘沙下,能留存下来的将是自营能力强或者提前向寿险转型的中介,一批中小中介将面临生死存亡的考验。以往过度依赖专业中介的保险公司,如果未能提前布局销售渠道的变革,也会面临同样的“骨牌效应”。

 

无论是保险公司还是中介机构,对于以车险为主的销售人员而言,都要面对薪酬或佣金下降的新局面,要想达到此前收入水平,需要付出更多努力,靠车险“吃饭”的业务人员面临一次转型大考

随着增值服务由“赠送”变成“增值服务条款”,其合同约束力将明显增强,增值服务的履约能力将快速提升,进而催发提供汽车服务的售后市场焕发生机,第三方增值服务商或将享受改革红利

 

加量不加价

消费者得到更多实惠

让消费者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可以说是这次综改的一个根本性目标。综改方案开篇即提到“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和高质量发展要求,更好维护消费者权益”。具体而言,消费者将获得几大利好:

一是保险费支出更省钱。这次综改,“加量且减价”,真正实现了“少花钱、多保障”。

 

二是可选产品更丰富。各家公司推出的创新型产品会让市场活跃起来,而不再是千篇一律的示范型条款,消费者选择空间更大。

 

三是享受到的服务更实在。增值服务由“赠送”变成“条款”,法律属性得到加强,实现了保险服务从“道义”向“履约”的转变,各家公司将基于获客和法律约束的缘故在服务上施出浑身解数。

 

四是投保与理赔更便捷。这次综改的科技特征,会促使车险供应商提供更便捷的涉及承保、理赔、服务的全流程工具,让客户投保更轻松、理赔更便捷。

 

 



 

 

 

 

 

 

相关推荐